4月29日,州文化和旅游部門責任人就恩施旅游如何疫后重振接受記者專訪。(全媒體記者 田代明 攝)

疫后復蘇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恩施州政府網、恩施日報全媒體視頻訪談,我是主持人梅珂。今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旅游業遭受重創,原本應當生機勃勃的春季,卻成為旅游業的“寒冬”。今天,我們邀請到州文化和旅游局黨組書記劉俐萍,恩施土司城旅游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恩施旅游觀光鐵路有限公司總經理孫福民,一起來談一談恩施旅游的疫后重振,歡迎兩位嘉賓的到來!首先,我們很想知道恩施州的旅游業到底遭受了怎樣的重創,現在復工復產的情況總體是怎樣的?

劉俐萍:和去年相比,今年1至3月的旅游綜合收入僅為8.9億元,去年是500多億元。復工復產對于旅游景區、旅游企業來說非常重要。為了統籌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我們邀請了天津市疾病防控中心的專家對旅游企業負責人進行了培訓,包括如何做好對游客、對企業自身的疫情防控,如何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等。這一方面,我們下了很多功夫,要求必須按照“五到位”落實。目前,我們19家景區已按程序審批復工,除去閉園建設和開放式景區外,復工率達到61%;旅行社復工達到了40多家,復工率30%以上;星級飯店也復工28家。他們正面臨著怎么樣去復蘇的問題,我們也做了很多的工作。前期指導,然后定點幫扶,同時在政策上面給予支持幫助。

主持人:可以說是在一個陸續復蘇的過程中。因為旅游這個行業的特殊性,它的復工其實不等于復產。孫總,作為一個旅游的從業者,您覺得危中是否有機,您在這期間做過些什么樣的思考?

孫福民: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好。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旅游業遭受重創,恩施旅游業也不能幸免,整個旅游產業處在焦慮和迷茫之中。土司城在疫情期間停工了兩個多月,損失是比較大的。影響有兩個方面,第一是經營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5%。其次是整體提檔升級被迫推遲。今年,土司城處于高質量發展的歷史關頭,提檔升級的關鍵時期,工程施工的攻堅階段。疫情的到來,使我們的工期延期了至少3個月。今年原計劃是一個億的投資,但是現在可能不一定能夠完成。

主持人:停工,對企業來說是一個非常嚴峻的考驗。咱們政府部門對企業有哪些紓困的政策?

劉俐萍:作為政府部門,盡力以最好的、最優惠的政策給予企業關懷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目前,我們主要做了幾項工作:一是對旅行社質保金進行了暫退,大概1276萬元。對這些小微企業搭建對接平臺,貸款申報金額達到了8億多元。對于這些企業我們不僅在政策上紓困,同時也進行心理疏導、工作指導,點對點去指導服務,讓他們增強疫后重振的信心、疫后危中尋機的信心。與此同時,啟動了恩施人游恩施、湖北人游湖北活動,尋找重振復蘇的突破口。

主持人:我們剛才說到了危中尋機,請問孫總,作為旅游企業,在按下暫停鍵的這個時期,可能也是重新審視旅游行業的一個機會。從中您看到了一些什么問題?

孫福民:恩施旅游這幾年的高速發展,給我們土司城也帶來了很大的機遇。景區年接待游客數量從40萬人到100多萬人,我們只用了5年時間。但是這種快速發展也帶來很多問題,就是準備不足的問題。土司城過去不是按照一個景區來打造的,它本身就存在一些先天性的問題。要一次性解決這些問題,就要靠提檔升級來實現。新冠肺炎疫情給我們按下暫停鍵之后,剛好沉下來抓住這個窗口期,加快推進提檔升級。我們最主要解決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基礎設施的問題。過去只有40多個停車位,這次提檔升級完成后可以達到580個停車位。第二個就是旅游廁所和游步道。還有提升文化內涵、優化游覽線路、增加旅游項目、加大宣傳營銷力度的問題,以及智慧旅游的問題。爭取可以通過提檔升級一攬子解決這些問題。另外就是擴大規模,包括龍麟宮,我們抓住這個窗口期,加緊施工洞內的燈光和游步道改造工程,爭取在今年內完成。我們公司作為恩施州自己的國有旅游企業,其實還懷著很大的目標和愿望,先完成兩個景區的提檔升級之后,轉過身來做大旅游蛋糕,做強旅游產業集群。我們期望更多的國有資本投入到我們的整個旅游產業之中,來謀求更大的發展,建立一個更大的旅游投資平臺。

劉俐萍:暫停鍵可以讓我們冷靜下來,沉淀一下。

主持人:雖然這是一場危機,但也可以看作是一個機會。

劉俐萍:對,是一個機會。就是不斷地反思旅游業發展,如何按照“六養”(養眼、養耳、養胃、養身、養生、養心)的要求,在我們的產品打造、基礎設施配套上,加強文化融入,推進融合發展,提升品位,豐富內涵。做大做強、做出品味、做出品牌。

主持人:我們可以期待一下疫情之后,恩施州的旅游業可能以一個更加新的形象去面對游客。

劉俐萍:全州有41個景區。按照州委、州政府的要求,對這些景區以外的資源不要過度開發,努力讓現有的景區提升品牌效益,讓我們的土司文化、紅色文化、民族文化融入景區,讓其更加富有民族的靈魂、民族的特色。

孫福民:當前疫情之下,旅游企業遭受重創之后,我們很多從業者可能會急于求成。如果在策略上、方法上、措施上太急,就容易走錯路。旅游業是很有規律的,而且是一個創新產業。在疫情下,我們要尋求復蘇,更多的是要考慮它的創新,景區經營模式的創新、營銷手段的創新等等。但我們看到很多景區考慮的都是免票、大幅度降價,還有就是直播做營銷。大家都這樣做的話,會有一個對沖效應。舉個例:大家都做直播,直播開始出來是個新東西,但是大家都去做的時候,效果就下降了。同樣的道理,人人都把門票降下來,對于旅游景區的良性發展和永續發展是不利的。

主持人:這不是一個良性循環。

孫福民:這個時候,我們要謀求一個創新的營銷思路,營銷手段也是要創新的。

劉俐萍:對,需要一個團隊做策劃。就是對旅游的這個品牌的策劃。

孫福民:所以疫情之后,可能也是我們旅游產業的一次大洗牌。這種洗牌就是淘汰粗放式的、低質量的、資金人才比較缺少的企業。但是更高質量的會留下來,這也促使我們的旅游企業去謀求推進高質量發展。用質量贏得游客,努力提升游客的舒適度、體驗度。

劉俐萍:在旅游產業的發展過程中,還存在很多問題,讓游客感到性價比不高、體驗不夠好。游客來前的預期和到實地的體驗完全是兩種感覺。

主持人:和期望值不一樣。

劉俐萍:對,期望值不一樣。關于旅游產品營銷問題,我認為在這次疫情期間,景區全部免票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因為這種全部免票,如果導致服務水平和服務質量下降,相反會影響一個地方產業發展。從2016年到2019年,恩施州旅游產業發展非常迅速,但人均消費從2016年600多元僅增加到2019年的700多元,上升空間不大,低于全省、全國平均水平。這說明什么?說明從恩施州帶走的東西不多。雖然現在網絡平臺帶貨,對農副產品有很大幫助,但是對旅游產品還沒有產生想象中的效益。我們現在也正在做,比如天津的水上記憶銷售恩施農特產品,就將旅游宣傳進行了互動。下一步,疫情過后,還將深入研究、深度融合。

期待小長假

主持人:接下來是五一小長假,大家也是非常期待,因為它可能是旅游業“試水溫”的一個重要的窗口期。對這個小長假,二位有沒有做一個預測。

劉俐萍:這個小長假對于我們旅游疫后重振來說是一個機遇,包括我們的黨政領導、干部和本地的旅游者都很期待。實際上我覺得這5天的小長假只是試水。因為疫情管控和社會經濟發展必須同步并進。這5天,我們主推的就是旅游年票活動,就是各基層工會為會員購買恩施州旅游年票,助力旅游業重振。給恩施人游恩施活動先造一個熱度。兩百塊錢購買旅游年卡或年票,18個景區可以免費進入。在這5天當中,可以多多游覽我們恩施州的山山水水。

同時我們還要抓住天津和杭州兩地。天津與我們有過命的交情,我們要把這個作為一個突破點,以情會友,以情動人,讓我們兩地用友誼之情來促進我州旅游業的發展。天津是個港口區,恩施州是一個“后花園”,怎么把恩施州打造成國際度假區,是我們下一步的規劃。

主持人:這是一個長遠的規劃。

劉俐萍:除了全域旅游這個概念外,我認為要打造國際度假區的概念。這次新冠疫情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展示機會。恩施山清水秀,是疫情低風險區,在康養方面有很大的發展前景。

主持人:的確是的,一場疫情過后,人們對健康生活,對低密度的旅游,對個性化、多元化的體驗的呼聲越來越高,恩施是具備這種條件的。

劉俐萍:杭州這一塊,我們也在繼續深化,與杭州東西部扶貧協作,鞏固職工療休養基地建設成果。下一步我們還會對接更多的康養項目到恩施州來,同時在提升旅游產品的檔次、品味上,把文化和體育融入旅游中去,讓文體旅三者融合,達到較高的品質、品位,讓外來的游客充分感受到恩施這個地方不是山區,而是一個非常美的大花園、后花園。

主持人:確實,思路有了,但是做優服務,做好產品才是旅游業的立身之本。孫總您作為一個旅游從業者,在這方面有沒有一個計劃或者建議?

孫福民:今年五一小長假,可能難以達到一個高峰。去年這個時候,臨近五一,我們游客人數平均每天大約在3000多人,今年每天只有一兩百人。而且現在跨境旅游、跨省旅游還沒有恢復,恩施作為低風險地區,最多的還是來自湖北省內的游客。盡管如此,我們依然很重視,并專門做了旅游接待方案,確保疫情防控安全和游客游覽安全。

劉俐萍:人們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封閉,都非常期待這個五一小長假。希望游客做好準備,充分了解恩施景點、疫情防控的要求,玩得開心、游得愉快。對于旅游管理者來說,也要做好準備。要按照“五到位”落實,目前我們對8縣市景區的安評已經全部做完。下一步就是在五一小長假期間,進一步推動工作落實落地。各縣市對5天的旅游小長假要做一個引導,包括人流的引導、政策的引導、交通的引導,讓所有來恩施的游客,在美譽度、舒適度、安全感等方面,都能夠達到一個高度。

主持人:希望這些好的措施都能夠不折不扣地落在實處,讓所有的游客都能感受到恩施的規范、安全,讓他們有一個很好的體驗。

差異化發展

孫福民:在目前旅游“寒冬”時期,我們旅游區要發揮板凳坐得十年冷的精神。同時,在此期間,我們要回過頭來思考,未來下一個高峰出現的時候,我們如何去抓住它。

恩施州旅游近10年來一直保持高速發展的勢頭,這與州委、州政府對旅游業的高度重視和正確的發展戰略分不開,還有一個就是恩施得天獨厚的人文地理和氣候條件,再加上交通的優化、經濟條件的改善,以及各種政策的利好,這些優勢的疊加,帶來了恩施旅游業的高速發展。但是在高速發展過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一些問題。新冠肺炎疫情為我們按下了暫停鍵,我們正好回過頭來沉淀一下,思考我們過去存在的一些問題并解決這些問題。恩施旅游存在的問題最主要的是結構性的問題和基礎性的問題。結構性的問題,比較明顯的,第一就是我們發展引擎單一,景區作為整個旅游產業發展的一個引擎擔當來講,目前主要是單一的觀光型景區,缺乏多元業態和體驗型的項目。第二就是同質化的問題,因為恩施州的人文地理資源大體差不多,這種情況下,景區存在重復建設問題,比如說洞穴類、峽谷類景區非常多,導致內部惡性競爭,需要在戰略布局上進行整合。第三就是吃住行游購娛要素發展不均衡、不完善,特別是“行”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好。還有就是我們的旅游商品基本上集中在食品類,非食品類還是一個較大的空白。

從粗放式發展到高質量發展,中間還有很大一個空間距離,我們怎么去縮短這個距離,我個人認為就是四個字:升級轉型。品牌升級這塊,我們還有很大的空間、很長的路要走。只有在完成這些升級的過程中,恩施旅游才能夠成功轉型,包括旅游推進方式從旅游部門單打獨斗向全社會整體聯動轉型,旅游景區從單一觀光型向多業態、體驗式轉型,旅游經濟從單一門票經濟向復合型旅游經濟轉型,旅游產業從一般產業向戰略支柱型產業轉型,最終實現恩施州從旅游資源大州向旅游經濟強州轉型。

劉俐萍:我們在戰略布局上對文化創意這一塊,本身就是缺角的。旅游人才缺乏,它是隊伍的缺乏。要提檔升級,這個是最關鍵的一環。

主持人:因為所有的工作是由人來完成 的,人才是很重要的。

劉俐萍:旅游品牌的打造,對恩施州來說,首先是8縣市要有對自己品牌的認識,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需要把文化注入其中,讓恩施人學會講故事,不僅僅是唱山民歌,不僅僅唱《六口茶》《龍船調》,還要把更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融入旅游產品當中。同時,創意品牌的打造,還要有前瞻性。我們的品牌怎么讓游客喜歡,值得深思。目前,我州很多景區里的旅游商品都是從外地運過來,我們自己的很少。其實,我們是有自己特色的東西的,比如西蘭卡普,我們的土家山寨也做得不錯,但要進一步研究怎么進入年輕人的視野,讓他們成為這個品牌的代言,讓大眾更歡迎。

孫福民:就是一個文化的差異性。因為旅游就是玩的差異性,差異性產生吸引力。游客到恩施來,除了我們旅游資源的差異性以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差異,那就是文化差異。8縣市要做出差異性,如果大家都唱《六口茶》,都跳一樣的舞蹈,游客就覺得沒意思。

劉俐萍:再就是對土司文化的講解,土司文化是恩施州的重要文化組成。要考慮怎么把容美土司和唐崖土司遺址共建,把土司文化形成一個閉環。同時讓文物“活”起來,讓文物走進我們的生活,走進時尚的這個圈,這才能夠帶動當地文化真正地融入。

主持人:對,我們一直以來都在講文化和旅游是不能分開的。

孫福民:過去我們講,沒有旅游的文化是看書,沒有文化的旅游是走路。現在我們說詩和遠方如何走在一起。其實,融合說起來簡單,真正要把它交融起來,還是要下功夫。恩施民族和地域文化的底蘊深厚,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有很多成果,如何把這些成果轉化為商品賣出去,還要下大功夫去做。因為我們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要進入旅游,它必須是以商品的姿態進入旅游。它需要我們花大力氣去挖掘和包裝。

劉俐萍:做旅游這個產業要有工匠的理念,就是用工匠精神,以精細化手段來打造旅游產品,讓附加值遠遠高于它本身的價值。這個是我們今后要花很大力氣做的。現在,迫在眉睫需要做的是旅游隊伍建設,包括導游、旅行社怎么提升服務的問題。還有就是打造劇目的問題,要立足于本地的特色,要融入我們的生活,把差異化的東西做到最大化。

主持人:其實這個差異化,一是整個恩施州與其他地方的差異化,再就是8個縣市要有自己不同的亮點。

劉俐萍:就是要形成一個旅游的閉環,比如說我到恩施市游玩以后,再到下一個景區要能體驗出另一種風情。8個縣市組成的恩施州旅游版圖,每一塊都要有自己的特色。

孫福民:去年,我寫了一篇文章叫作《恩施旅游的競爭法則:見路不走》。就是說在旅游產業上人家做的東西我們盡量要去避免它,到外地去學習別人的經驗,不是照搬他的經驗,而是人家怎么做了,我盡量避免這么做。我要借鑒他的做法來產生新的東西。旅游本身是一個創新的產業,所以我們需要一些新思路、新舉措。

劉俐萍:恩施州做旅游必須要有新的理念,要看得遠,旅游業一定要與國際大都市的旅游度假區,包括我們全域旅游這個概念,與我們世界的格局融合,如果說不融合,僅僅是坐井觀天,旅游業是走不出去的。

主持人:但是我們也不能照搬別人的經驗。

劉俐萍:今后到恩施旅游的話,一張門票都能夠作為收藏,因為我們是最年輕的自治州。我們要做的是讓土家族文化從書上走進我們的生活。比如土家族苗族的服飾、語言等等,都可以挖掘出來,成為恩施這個地域的文化創意品牌。還有就是要接入市場,如果不接入市場這些東西就是束之高閣,就不會產生效應,也不會產生生產力等方面的發展。

提檔升級

主持人:疫情雖然對旅游業帶來影響,但是大眾對旅游的渴求還是沒有變的。

劉俐萍:應該是更強烈了。關著窗戶,關著門,不讓出來,但依然能看到春景,是因為大家向往那個地方,向往詩和遠方。所以我們很有信心,疫情過后,我們會再一次迎來旅游高峰的盛景。而在這個盛景來臨之前,我們應該做什么,值得我們思考。

孫福民:希望下一個高峰來的時候,我們不光是高質量的發展,還有跨越式的發展。

劉俐萍:要把土家最好吃的菜肴端出去,這才是我們想要的。

主持人:由于疫情還沒有完全結束,目前我們沒有辦法對旅游業的發展做出準確的預測。但是疫情并不會影響旅游業長期向好的發展趨勢。

劉俐萍:當前,我們要做的就是怎么去尋機,怎么沉下心來謀劃,讓我們的旅游業持續健康往前走。我們不希望當重啟鍵開啟時,我們還在原來的老路上走。如果是這樣,我們的旅游業就走不遠,也很難帶動當地的發展。

孫福民:我們不要寄希望于疫情過后的報復性需求。我們更應該要撥開迷霧,沉下心來解決好我們自己的問題。只要我們堅持一件事一件事具體抓,一年一年地堅持抓,哪怕一年解決一個問題,逐步把這些問題消化掉,就會為我們邁入下一個發展階段打下良好的基礎。

劉俐萍:當下,大家還是不能太心急。疫情管控,包括疫情的防控今后將轉成常態化的工作,也就是說無論疫情到哪個階段,防護都是常態。對于旅游業來說,防護就是我們的常態工作。只有認真做好防護,才能讓安全在游客的心里駐扎。同時,這段時間,我們要沉下心、扎實干,要像繡花一樣一件一件地干,哪一件缺就補那一件。這樣,待到疫后重生時,恩施旅游業就會像曼妙的少女展現出靚麗的容顏。

主持人:各方面的提檔升級都為了讓游客的體驗更好。

劉俐萍:對,旅游的本質就是美譽度、舒適度、體驗度、安全度。擁有這幾個度才能達到旅游的真諦,它的核心就在這里。

孫福民:能不能把你的產品賣出去,能不能有吸引力,這都是我們做景區的要考慮的。假如你是游客,你選擇它的理由是什么?一定要給外地游客一個非常好的來恩施旅游的理由,這就夠了。

劉俐萍:我們要走的路也還很長,非常非常長。我們希望社會各界都來關心支持恩施的旅游業,營造一個良好的旅游發展環境,共同來推動恩施州旅游產業高質量發展。這是我們作為旅游管理者的一個向往,一個希望。

主持人:兩位對恩施旅游業未來的發展,能不能用一句話來概括一下?

劉俐萍: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這應該是我的期待。有很多朋友到我們這里來游玩,我們拿出最美的風景、最精的文化、最好的美食、最優的服務,讓其品味和體驗,得到享受、產生愉悅、陶冶情操、康健身體。

孫福民:未來的旅游以今天的工作基礎定成敗,未來的恩施以旅游的發展論輸贏。

主持人:相信我們積極應對,共同努力,一定可以渡過這次難關,再次迎來屬于恩施旅游業的蓬勃春天。

責任編輯:丁瓊

熱圖點擊

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配资业务员月入十万 福彩3d最聪明的玩法 甘肃11选5开奖图 11选5下期算法 双面盘999 时时彩软件混合组选 黑龙江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广东今晚36选7开 内蒙古11选五5开奖走势 乐8平台下载 五分快三技巧走势 12选五复式投注表 青海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好彩1推荐 股票配资流程